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昨日恋歌_ 239 愚蠢的善良-

时间:2021-01-13 00: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渡边老贼小说我的昨日恋歌 239 愚蠢的善良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对于夏依梨对自己表现出的担心,苏墨一时之间想不到很好的话语来安慰她。

    因为关于三只依梨转世的实际情况,以及他会重生来到这个世界的缘由,他自己也都是一片茫然和未知。

    但是,如果一直担心着未来的危险,也是没有意义的。

    苏墨本来也有做好最坏的打算和心理准备,但在那之前,他要争取让当下过得更好。

    于是他轻轻抚摸着依梨的脸颊,温声安抚道,“过去不知道的,就算不知道的话……那也没关系。”

    “起码,现在有我在这里。”

    苏墨的土味情话引起夏依梨的兴趣,她嘴角微微上扬道:

    “苏会长的意思是,在遇见您之前……我的世界一直都是一片黑暗的吗?”

    “我……倒也没有把自己想的这么伟大。”

    苏墨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接着夏依梨便从座位上跳下来,站在苏墨面前,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伟大吗?”

    夏依梨微笑道,“其实呀,对我来说,本来就是这样的……”

    “我一直在等着你。”

    “等着你出现在我身边。”

    “抱紧我。”

    “然后永远不放手。”

    夏依梨的情话不像苏墨说地那么扭扭捏捏,她是带着感情投入其中所说的,把已经29岁心理年龄的苏墨说的也有点面红耳赤了。

    伴随着她的温言润语,夏依梨也凑了上去,和苏墨亲热了一小会儿。

    “这个姿势,应该是第一次尝试吧?”夏依梨满足地吧唧着嘴,“连和前世的她,都没有这样做过,对不对?”

    “啊……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你今天的动作跟之前比起来显得笨拙了许多,”夏依梨微笑道,“几乎完全是我在掌控局面了。”

    “这种事情不要说的像打仗一样好不好……”

    “本来就是打仗不是嘛,占据主导权的人往往都会选择让自己舒服的姿态。”夏依梨哼唧道,“但是我舒服了,你就不一定舒服,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明明就是歪理。”苏墨皱眉道,“跟你亲热,哪还有不舒服的时候。”

    苏墨略显直男的攻势把夏依梨弄得俏脸一红,“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的话……本姑娘今天心情不好,你就乖乖让我好好发泄一番吧……”

    太过甜蜜的幸福容易让人沉醉其中,以为世界一直以来就应该是这么美好。

    苏墨虽然没多大年纪,却也已经经历过人生的各种大喜大悲。

    失去过也拥有过,自然对当下的幸福也会格外珍惜。

    所以,哪怕依梨已经不再不安,他仍然要为可能出现的危机做好准备。

    目前苏墨正在调查关于前世依梨的过去。

    正如坏依梨曾经说的那样,前世依梨对他的感情和付出未免太过美好,美好到连苏墨自己都觉得自己不配依梨那么为他付出。

    既然三人都是依梨的转世,那前世依梨在没有遇到苏墨前经历的过去,必定被她们所继承。

    原本苏墨认为最有可能经历前世依梨经历的人是江月绫,不过从和她的对话来看,月绫的过去并没有经历什么波折。

    而坏依梨的过去,出现了大片的空白和模糊化记忆。

    至于小柔的过去……看上去也不像是前世依梨会经历的事情。

    单个地看或许找不出什么线索,但如果重叠在一起看,加上苏墨在前世的一些记忆,很容易就会发现一个共同点:

    在上大学之前,依梨几乎没有什么朋友。

    月绫没什么朋友这还能理解,她性格是挺难相处的。

    但小柔和坏依梨就……

    前世和今生,二者都提到的唯一的朋友,就是被夏依梨继承的那位‘小莹子’。

    小莹子是前世依梨最好的朋友。

    但说是最好……也只是因为,前世依梨和她一直保持着联络而已。

    苏墨试着回想起过去的记忆,其实依梨陪伴最长时间的还是自己。

    他和小莹子也只是在聚会的时候见过几次面,觉得她和前世依梨有些相似,仅此而已。

    那么,找这个世界的小莹子问问看,能问出个什么端倪吗?

    小莹子的联系方式苏墨在暑假时有存,那时还是坏依梨安利给他的,说是要苏墨好好从小莹子那边了解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这样才能更好地追到她。

    不过后面坏依梨直接白给了,小莹子这个工具人也就一直没用上……

    苏墨试着拨通了小莹子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来,传出来的声音也有些仓促。

    “喂……你、你好?请问——”

    “你好,小莹子是吧?我是苏墨,依梨的男朋友,你记得我吧?”

    “记、记得……”电话那头的小莹子声音很是怯懦,“你跟依梨吵架了吗?”

    “啊,这倒没有……就是想问你一点关于依梨的事情。”

    “那,可以直接问依梨呀……”电话那头的小莹子忽然反应过来,当即解释道,“据我所知的话,依梨以前一直没谈过男朋友,所以这点你放心!”

    “我倒不是为了追查这个……就是想知道,你觉得,依梨念高中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样的人……吗?很、很好的人?”

    “啊,那我换个问法。”苏墨温声道,“你过年的时候和依梨出去玩了吧?你有没有觉得她跟高中,有哪里不一样?”

    “我想想……”

    小莹子性格确实挺单纯的,苏墨问什么几乎都是毫不犹豫的给了回答。

    “依梨以前一直都是很乖的女孩子,自从,自从……”

    “自从?”

    “自从忽然间和你交往之后,我觉得她现在越来越张扬叛逆了!”小莹子听着像是对苏墨憋了一肚子火,今天才发泄出来。

    “啊?”

    合着你以为坏依梨还是我培养出来的吗?

    “也有可能是本来就是那种性格,在高中的时候比较收敛吧……”

    苏墨记得刚和坏依梨接触的时候,她有说过高中一直束缚自己,大学终于可以解放了这之类的话。

    “才没那种事好吗!”小莹子的语气很坚定,“依梨她以前一直都是很懂事、很守规矩、然后画画也超棒的女孩子……而且,当时在那件事上,也只有她愿意维护我,跟我站在一边——”

    “那件事?”

    苏墨打断了小莹子的吐槽,“所谓的那件事,指的是什么?”

    “啊……”

    小莹子在电话里愣了半晌,过了许久才怔怔地回应苏墨道。

    “我也……好像……不记得了?”

    苏墨晚上约了江月绫夏依梨一起去食堂吃饭,顺便将这件事告诉了夏依梨。

    “站出来维护小莹子?”

    夏依梨皱着眉头想了想,“我和小莹子关系很好是没错,不过……我好像没有这样的记忆。”

    “比起这个,”江月绫盯着苏墨看了许久,“你没经过依梨同意,擅自联络别人家的闺蜜,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哎呀,月绫你别那么较真嘛……小事别那么纠结,这样会丧失彼此之间的信任感,产生信任危机的。”

    “我就是……就事论事嘛。”

    江月绫还在嘴硬,不过心里已经有些泄气,开始埋怨起自己又拿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了。

    哪怕她现在没和苏墨正式成为恋人,她也都在竭力避免和异性在一起相处,更不用说是私下两人相处了。

    她潜意识里就觉得苏墨也应该做,当然,把小柔和依梨排除在外的话……

    “不过,听你讲小莹子说的那么言之凿凿,说不定还真的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呢……就比如,上辈子之类的?”

    夏依梨是极聪明的人,自然第一反应就是联想到了前世依梨。

    目前前世依梨的一切都变成了三等分,但分配也不是均匀的。

    就比如前世依梨的父母分给了夏依梨,但房子却分给了小柔的爷爷,在文汉市就读的学校分给了月绫。

    也有可能出现,朋友小莹子分给了夏依梨,但和小莹子之间发生的那件事则分给了另外一个人。

    “看……看我干嘛?我反正也没什么印象。”江月绫摇头道,“我的高中生活过地挺平静的。”

    其实苏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江月绫之前讲的小学那件事,不过她并没有现身维护,所以那件事也许不算在内。

    那么……只有可能,是小柔了吗?

    “要是真的担心的话,晚上给小柔打电话问问看吧。”

    夏依梨从苏墨碗里夹走一块黄焖鸡,“也有可能事情还没有发生……总之,先了解下情况再说。”

    “嗯,你说的也对。”

    江月绫看着夏依梨和苏墨附和来附和去,当即忍不住发飙道,“你们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些什么呢,当谜语人有意思吗?能不能说人话。”

    “谜语人?哈哈,这叫法有点意思……”

    显然,坏依梨的脑回路还基本停留在十年前,虽然说按照今年的历法来算的话,说话奇怪的应该是江月绫才对。

    维护同学,主持正义,这些小莹子用到的字眼像是同学之间产生的矛盾,如果是这个矛盾导致的前世依梨没有朋友,那也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苏墨记忆里的前世依梨是个十分善良的女孩子,她路上碰到行乞人还是忍不住会给钱,哪怕苏墨告诫她这是在助长乞讨产业也不以为意;

    每年不穿的衣服,她也都会洗干净叠好放进爱心衣箱,哪怕苏墨也告诫过她这也是举办方盈利的工具;

    她做的唯一能让苏墨觉得能够帮上对方忙的就是滴水筹了,然而讽刺的是,当前世依梨病了的时候,苏墨用滴水筹筹款,却连一期治疗费用都筹不齐。

    但无论苏墨感受过多少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依梨在他心中的形象未曾改变过——

    前世依梨就是那样一个傻瓜,哪怕世间再多不公与险恶,也会用实际行动去恪守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小美好。

    愚蠢的善良。

    而路小柔所继承的,也正是这样一份性格,所以……

    苏墨掐了一个十点半的点给路小柔打电话,学校的宿舍十一点熄灯,十点半正是准备上床但还没有睡的时候,接电话的概率最高。

    果不其然,小柔接电话的速度也都是秒接的。

    “苏……苏墨哥哥?”

    她对苏墨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感到很意外,这确实不是她和苏墨平时沟通联络的时间点,“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苏墨顿了顿,语气也柔和了起来,“不知道你那边方便不方便。”

    “嗯,方便的……”电话那头的路小柔话语里带着些温和笑意,“能听到苏墨哥哥的声音,我也很安心。”

    “哈哈,安心就好……”

    苏墨坐在宿舍楼梯间的走廊,像条帅气的蛆王子一样反复蠕动着身体。

    我的声音会让小柔安心啊……

    呜呜。

    “那个,你现在应该有室友了吧?”

    “嗯,有了的。”

    “她们现在人呢?我怎么没听到声音。”

    “我……在外面接的电话。”

    “那你可要小心被宿管阿姨抓到啊。”

    “嘿嘿。我会注意的。”

    “那室友好相处吗?是你的同伴同学吗?”

    “有一个是,另外两个是隔壁班的女生。大家都挺好相处的。”

    “嗯,这样就好。另外的话……现在是关键时期,大家的压力可能都会很大,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班上或者学校发生什么事情,就让老师来管。”

    “另外……有人敢欺负你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保证替你出头。”

    “嗯,我知道的……”

    苏墨和小柔只是拉了会儿家常就道了别,他也不想太耽误小柔休息的时间。

    这样真是不太方便。

    就应该在学校租个房来着……

    不过,苏墨把话语传达给小柔之后,又有点觉得多此一举。

    虽说小柔继承了前世依梨的性格,但是她的经历和念书时完全不谙世事的大家闺秀前世依梨完全不一样。

    已经吃了那么多苦,在那么多人的夹缝里艰难生存,应该已经很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也用不着苏墨怎么去提醒了。

    愚蠢的善良从来就不是什么很好的性格,说白了就是爱吃亏的老好人。

    如果只是单纯的,愚蠢的善良的话,那也许只是受点欺压,倒也不至于被人针对。

    相比较之下,“弱小的正义”,才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