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红楼春_ 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风-

时间:2021-01-13 19: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屋外风吹凉小说红楼春 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风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听闻隆安帝之问,连戴权的眼皮都跳了一跳,私自豢养人手,还是见不得光的人手,说其包藏祸心,是没甚么问题的。

    林如海满面惭愧的跪地请罪道:“此事臣原知道,贾蔷在扬州时……”

    隆安帝不等他说完,就让戴权先将林如海搀扶起来,道:“当初你的密折里,对朕说过,朕记得。齐家将白、吴、沈、周四姓的人手都给了他,朕只是没想到,他果真将这些人全都收下了,还都带进了京!他从哪弄来那么多银子养这么多人?”

    隆安帝隐隐有些怀疑,莫非是当初在抄家盐商时,动了手脚?

    亦或是,林如海昏了头,将林家积攒的家底,都拿出来支持这个混帐?

    可若果真如此,林如海要这么些人做甚么?

    林如海如实答道:“皇上,贾蔷确有聚财之能。在扬州,齐家银狐齐太忠,一介布衣之身,却可与太上皇为友三十载,齐太忠便是当世陶朱。然而以其之能,却与贾蔷一个少年人结为忘年之交,合伙做起了些营生。并将嫡长孙派入京中,与贾蔷为友。臣猜测,他是将齐家未来之气运,寄托于贾蔷身上。”

    隆安帝闻言皱眉道:“齐太忠不是个简单人物,莫要被他给蛊惑了去……”

    林如海笑道:“这一点臣可担保,不至于此。齐太忠那只老狐狸,即便有些念头,也是看中了贾蔷身后的臣,以及臣身后的皇上。终归到底,目光还是落在皇上身上,他是明白人。贾蔷只是一个少年郎,他自己也有这份自知之明。另外,齐太忠三子,曾布下绝杀之阵,要杀贾蔷。那一次,着实险要。事后,贾蔷应该从齐家要到了不少好处。如今支撑他的,许就是这些好处。不过此事的确犯忌讳,回头臣就让贾蔷,将那些人手都打发走。”

    隆安帝闻言,微笑中闪过一抹异色,道:“此事且再说罢,如今你行事艰难,有些人手帮一把也好。”顿了顿,又道:“爱卿,两江总督韩卿,一月内给朕上了三道密折,弹劾江苏巡抚赵栋,贪赃枉法,卖官鬻爵,结党营私,毫无底线,将江南官场糟蹋的一塌糊涂!爱卿在江南多年,以为这赵栋,到底如何?”

    林如海闻言,敛起面上的微笑,皱起眉头道:“赵栋啊……回皇上,臣对此人还真不是很了解,但江南官场上,贪腐横行,确有此事。不过,半山公是久历官场,见惯风雨之人。等闲昏官庸吏,还不至于让他一月内连上三道密折弹劾。由此可见,那赵栋必定是十分过分了。”

    隆安帝脸色阴沉,道:“赵栋,还有那个江南提督刘琦,求到了甄家头上。甄应嘉那个蠢货,居然还有脸上折子替他们说话!不知死活的东西!”

    林如海闻言,眉头愈发紧皱,轻声叹道:“甄家……有些麻烦。”

    赵栋、刘琦,原就是景初旧臣。

    哪个封疆大吏,不是天子的心腹之臣?

    若说这两个已经有些棘手,那甄家就更麻烦了。

    甄家,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和太上皇的家生子一样。

    俗话说的好,打狗还要看主人。

    甄家已故奉圣夫人对太上皇有十年抚育之功,太上皇幼时最艰难的时日,是甄家奉圣夫人,以无微不至的慈爱护佑了他。

    念及这份恩情,太上皇六次南巡,四次住在甄家,当着随驾王公百官的面,指着奉圣夫人言其为“吾家老人”。

    奉圣夫人在时,每年生辰之日,宫里并诸王府,不知多少礼送来。

    甄家从父祖起,在江南坐镇多年,以为天子耳目。

    这等圣眷,也奠定了甄家成为江南第一家的底蕴。

    即便是现在奉圣夫人过世已久,可只要太上皇在一日,就真的不好动甄家……

    “不过,臣有一法子。”

    眼见隆安帝脸色黑成锅底,林如海心中都为之憋屈,他沉吟稍许后,微笑道。

    隆安帝忙问道:“爱卿有甚么法子?”

    林如海笑道:“皇上,湖南巡抚郑思敏,算起来,也是太上皇的心腹之臣,但在景初旧臣中,此人勉强算是一股清流了。虽然难免和光同尘,但就臣所知,其在任上,兴教化,修水利,重农桑,可算一个干臣。皇上何不将其调入江南为巡抚,再将赵栋以升官之名招回京来,查办之!”

    “郑思敏?”

    隆安帝想了想,道:“朕记得,他和你,也是同年罢?”

    林如海点头道:“正是如此,臣才敢举荐他。虽然郑大人远无法和韩大人半山公相比,但想来应该能在韩大人的容忍之内。有他居中当缓冲,半山公拾掇起江南官场来,也不至于发生过大的动荡。”

    隆安帝闻言,若有所思的缓缓颔首,正这时,忽见一红衣大太监捧着一特制皮匣进来,躬身道:“万岁,湖南巡抚送来的紧急密折到了。”

    隆安帝闻言一惊,和同样惊诧的林如海对视一眼后,忙让内侍取了来,戴权仔细检查过火漆口后,方再用金钥打开皮匣上特制的锁,取出密折,献给了隆安帝。

    隆安帝打开一看,眼睛登时一亮,哈哈大笑道:“林爱卿,你所言不虚,你所言不虚!两湖,终于下雨了!哈哈哈!下雨了!”

    五省大旱,最可怕的,便是两湖大旱。

    两湖乃国之粮仓,一旦下雨,就不会再发生倾国之难了!

    ……

    宁府,前厅。

    将薇薇安和凯瑟琳送去荣府二门,让林之孝家的引去荣庆堂后,贾蔷便回到宁府前厅,看到了一别两月余的徐臻,徐仲鸾。

    见其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连见他行礼都乐呵呵的,贾蔷笑骂道:“不是让你留在江南,铺展冰室,再帮助薛二叔多做事么?怎么这会儿就跑来了?”

    徐臻起身叫屈道:“我的大侯爷诶!谁能料到你老回京后,直接覆灭了一座大营,干掉一个武侯,还封了侯了?消息传回南面儿去,借着您老人家这个势头,冰室营生在江南六省铺开连点磕绊都没打。当然,这其中齐家也出了大力。再加上你们贾家的亲旧世交,我都打着您老人家的牌子逛了逛。连甄家……”

    贾蔷闻言变了面色,皱眉道:“甄家?你连甄家也去招惹了?”

    徐臻忙道:“侯爷别误会,你临走时交代过,甄家要敬而远之,我怎还敢主动去招惹?是甄家自己寻上门来要买绸缎要买冰,还非要给银子也不拖欠……后来我一想,甄家看着,虽前景似不大妙。手脚太大,江南凡是求到甄家门上的,少有空手而归的时候。甄佛之名,也让人瘆得慌。可就算甄家要倒,我寻思着,也没必要躲的远远的吧?再怎么躲,甄家也是贾家的世家老亲,这一点没法躲不是?不如先借一分力,得了好处再说。真到甄家倒的那一天,只要不牵扯进去,总株连不到侯爷头上。”

    贾蔷思量稍许,道:“这里面的度,你能把持的准?”

    徐臻见说动了贾蔷,忙笑道:“侯爷放心就是!小的只是借了借甄家的名头,但没有丝毫实在往来,不和甄家掺和在一起,断不会有事。说起来,倒是侯爷家在金陵的族人,还有薛家人,三番两头的去打秋风,烦不胜烦!”

    贾蔷闻言一怔,道:“金陵贾家人和薛家人去打秋风?他们打甚么秋风,连宗都分了!”

    “是啊!”

    徐臻苦笑道:“可他们就是上门了,还理直气壮的。不过我没开这个口子,只道没有侯爷的手令,我连一文钱都不敢动。薛家被送官坐牢的掌柜伙计,就是前例。都是些年轻人,带着笑脸来,骂骂咧咧的走。此事侯爷还是要上心,不然薛家二爷怕也要烦不胜烦。眼下只是贾家的年轻人上门,等老一辈上门借银子,那就更难招架了。”

    贾蔷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回头我就派人过去。”

    徐臻好奇道:“侯爷,这宗族之事,最是麻烦,您老人家如今又是族长,虽说和金陵那边分了宗,可人家都说了,一笔能写出两个贾字来?此事若是处理不好,对侯爷您的声誉可不好。”

    贾蔷摇头道:“京城贾家在金陵仍有房宅、族田,当初分宗之时,未提族产,但也没说过要放弃。如今已是两宗,还是回去将属于京城八房的族田收拢一下为好,不然这边的宗祠怎么祭祀?族学怎么为继?我们布点产业,供养族人,还被金陵族人打秋风,既然如此,那金陵方面的族田,也该算清楚才好。自有人拾掇他们!”

    徐臻闻言,哈哈大笑道:“侯爷,还是您老人家高!”

    “老人家个屁!你个混帐说这话时,眼角的坏笑藏不住,再敢拿我打趣,你仔细着!”

    教训两句后,贾蔷道:“我这暂时不用你,进京后,买卖营生上的事,大致都在齐筠那边。你持我府上的对牌,到他那边去,帮我把贾家那份分担起来,再和江南随时保持沟通。南边有薛二叔坐镇,京里有你来做,如此最好。”

    徐臻哈哈笑道:“了解了解,我这就去见见德昂兄,听说他这江南四公子,进了京风采一样不逊。今晚非让他带我去平康坊潘楼快活快活不可!”

    “滚蛋!过两日再给你接风洗尘,对了,走时候带两个人走,留在身边当护卫。京城,并不素净。”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