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清卒_ 第九章 来了一大单-

时间:2021-01-26 20: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猿程旭小说清卒 第九章 来了一大单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如何改进营销手段,张石川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他毕竟上世还只是个学生,并没有真正做过什么买卖。

    这免费送试用装的灵感还是逛超市的时候从那些推销酸奶、牛肉干、小点心等免费试吃的促销妹妹们身上找到的。

    不管那么多,这不是已经卖出去七块了吗,得了二两一钱银子,成本已经收回了,是个好的开始,慢慢销量会好起来的!

    给自己打完气,和赵娥说了大概情况,赵娥倒是觉得不错,起码已经收回本钱了。

    “以后只要卖一块,川哥不就赚三钱银子了吗?这可是白赚的!”小姑娘煞有介事的说道。

    “呵呵,小娥说得对,这些都是赚的了。不过咱们还得接着做。”

    张石川说着把二两一钱银子都拿出来,自己留了一两,剩下的一两一钱塞给赵娥:“我这一两要给大牛二牛付盒子钱,这一两银子你还是去采买原料,记得让人帮你扛哈,不然哥不高兴的。这一钱银子算是给小娥的第一次分红,你有什么喜欢的就自己买。”

    “我不要分红,川哥都没有拿分红,我也不拿!”小丫头倔强的说。

    “呵呵,好,那就都采买原料好了。”张石川摸了摸赵娥的头。兄妹两个出了铁匠铺各往东西去了。

    来到冯木匠家,大牛二牛见了张石川别提多亲热了,等摸到一两白花花的小银锭,哥俩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川子,赶紧进屋坐,我还以为你不要了呢,消遣我们做了这么多木盒子,你看看,屋里都要装不下了!”

    张石川看着屋里也吓了一跳,只见地上、炕上、柜子上满满的都堆满了木盒。“这是……多少个了?”

    “总有两千多个吧?要不是没地方放了,还能做的更多。”大牛说道。

    “可不是,按你说的法子,我负责破料抛光,大哥刻槽凿榫卯,然后我们一起组合,若是不干别的活计只做这个,一天就能做百十来个!”

    “没想到你们二位做的这么快,我这钱可是不够了,我先把付了钱的拉走,余下的还得两位哥哥帮忙先存着。”

    “哎,又不值什么,一两银子也不少了,你都拉去就是了。”二牛拍了拍张石川肩膀,说道。

    大牛倒是有点舍不得,这里外里可是差了一两多银子呢。

    张石川笑道:“说好的价钱怎么能改的?大牛哥,我自己拿不了这么多,你可得帮我送货上门。”

    “好嘞!”大牛忙答应了一声,找来个麻袋开始往里装盒子。

    张石川又对二牛说,“二牛哥,你也帮我个忙吧,我让小娥去买猪肉了,买的多,你帮她去搬回来可好?”

    二牛也答应着往肉市去了。

    “川子,这盒盒还做不做了?”大牛一边装一边问道。

    “做!当然做!”张石川一咬牙说道。

    采买好一应事物,天已黑。只把花瓣用烧酒泡了,便歇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开始忙活,一大堆猪板油要切小块熬油可是个体力活,张石川暗暗叫苦,不知道啥时候能当上甩手掌柜啊!

    正当兄妹俩在厨房忙的满手油的时候,听见外头赵元化停止了叮当的打铁,说道:“哟,王掌柜,您今儿怎么得空往我这来?快里面请。”

    “小……小川贤侄在吗?”王掌柜喘着大气,显然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张石川一边擦手一边走出来道:“哟,王掌柜,您这一大早的跑来有什么事?您让伙计过来一趟不就得了……呃。”

    还没等张石川说完,就见一个小伙计打扮的年轻人也跟着跑了进来,靠着门柱子气喘吁吁的说:“长……掌柜,您老跑那么快干嘛?我差点跟丢了……”

    这小伙计居然没跑过一个年过半百的胖老头,可见王掌柜身体还真不错。

    王掌柜一把将伙计手里的包抢过来塞给张石川:“贤侄,二百三十二块香皂,每块三钱银子,合六十九两六钱,还有试用装一百八十块,我自作主张,作价一钱银子,合十八两,共计八十七两六钱,昨天结了二两一钱,这里是八十五两五钱,贤侄称称看。”

    “啊?一晚上就都卖出去了?怎么连试用装都卖了?”张石川有点不敢相信:“说说,是咋回事啊王掌柜?”

    “咳咳,改日详谈,你这还有多少存货,先拿给我,店里主顾还等着呢!”

    “这……没存货……”张石川挠了挠秃脑瓢说道。

    “啊!”王掌柜听了这话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这让我怎么交差……”

    张石川忙安慰道:“不急,过个十天八天就得了。这玩意又不是消耗的多快的东西,您那主顾既然已经得了这么多,应该也够用上一阵子的了,又不是拿去救命的东西,也不急再等些日子,您回头跟人家好好说说,啥东西生产也要时间不是?”

    “唉,也只好如此了。”王掌柜叹了口气说道:“我先去回了人家,多通融两天,贤侄啊,这些日子你可别偷懒,可得赶工的做香皂啊,我先定五百……不一千块!呃……大小各一千块!这次现银交易!”

    王掌柜咬了咬牙说道。其实他是怕万一哪里走漏了风声,若是有人知道了这香皂是张石川做的,出高价结了自己的胡。

    “呃……好吧,我尽量赶工。”张石川掂了掂手里的银子,也咬咬牙答应了。

    见张石川答应了,王掌柜忙又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塞给张石川:“这是五十两的定钱,先付了!贤侄只要做出一些就请遣人告诉我,我那边派车来取……”才又急急地往店里赶去。

    “这……这是咋回事啊小川?”赵元化还在蒙圈中。

    张石川苦笑:“赵叔,一会儿跟你慢慢说,不过今儿你可别打铁了,帮我们一起做香皂吧,您推着车先去肉市买猪油吧,带上小娥,她熟了。”

    这个大买家自然就是十阿哥。

    十阿哥一大早就遣家人支了银子赶了车往菜市口王麻子刀剪铺去了,只有一句话:“大小每样各五百块!拉回来先拿大小各一百块送到八爷府上去。”说完便匆匆上朝去了。

    退朝后,便拉着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一起回了八阿哥的贝勒府,若不是十四阿哥还没分府仍住在宫里的阿哥所不得随意出宫,估计也被拉来了。

    八阿哥乃是康熙帝第八子,生母良妃卫氏。自幼备受康熙喜爱,十七岁的时候即被封为贝勒,是当时封爵皇子中最年轻的。

    胤禩为人非常亲切随和,待人处事体贴细致,灵活温润,不拘泥于规制与名分,因此广有善缘。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一废太子后,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和八阿哥等人都看到了争储的希望。

    八阿哥本就有九阿哥、十阿哥和十四阿哥的党付,又有福全、满都护、景熙、吴尔占、苏努、阿布兰、阿尔松阿、阿灵阿、佟国维、鄂伦岱、揆叙等等等等诸多重臣推崇,自然呼声最高。

    哪知康熙命大臣公推太子,众人把八阿哥退出来之后却惹得康熙不快,只用“未尝更事、近又罹罪、母家轻贱”这三条牵强的理由把八阿哥给否了。随后找了个台阶,又复立二阿哥重为太子。

    虽然公推太子一事使八阿哥备受打击,又被康熙以种种理由消去了不少党羽,可是有“八贤王”之称的八阿哥无疑还是储君竞争者中最有实力的一个。

    今天在朝堂上十阿哥就有些魂不守舍的,八阿哥九阿哥都知道十阿哥是个装不住事儿的人,八阿哥笑道:“老十到底得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还这般神神秘秘的。”

    九阿哥也笑道:“他还能得什么?不是弄了个扳指儿就是又有人送他个什么鸟罢了。”

    十阿哥也不生气,笑道:“八哥九哥,你们也不用笑我,我知道我平日里是有些贪玩儿,不过今儿这新鲜玩意可是有用处的。”

    三人说话间,十阿哥的家人已经赶了车进来,见了三位阿哥忙打千道:“福安给八爷九爷请安!”又转向十阿哥扎千:“主子,按您的吩咐,这里是一百块大的,一百块小的,共计两百块皂香!只是……”

    “这叫香皂!什么皂香!只是什么?”

    “回主子,那店里没有那么多存货,只有两百出头大的,一百八十个小的,都让奴才弄来了……”福安有些惶恐的低着头说道。

    “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干不好。罢了罢了,你先回去吧,告诉那掌柜,有多少都给爷留着!”

    八阿哥笑问道:“什么香皂皂香的?倒是没听说过。”

    十阿哥忙献宝一般又细细的介绍了一回,方说道:“八哥九哥,你们两个一人各五十大的五十小的,给嫂子们也试试新鲜。唉!我本想着弄个五百块送进宫里,好好孝敬孝敬太后汗阿玛和娘娘们,这可倒好,不够了!”

    皇阿玛这个词似乎是清宫戏的专属了,但是翻遍了清史稿和圣祖实录,里面的皇子称呼皇上都是汗阿玛。

    八阿哥拿着一块香皂凑到鼻子下面闻着:“这玩意,真的如十弟所说那么好?”

    “好不好我不说,反正我屋里那三个都喜欢的什么似的。这事儿得问九哥!九哥爱在女人身上下功夫!嘿嘿,是不是,九哥?”十阿哥捅了捅九阿哥。

    九阿哥推了一下十阿哥骂道:“老十,你怕老婆我们都不笑话你,你反而笑话起我们来了?可是要反了天了,当心我改日告诉弟妹,让她收拾你。”

    八阿哥做了个手势示意二人安静,问道:“老十,弟妹们可都是喜欢?”

    十阿哥忙胸牌一挺:“那是,八哥,我多早晚骗过你不成?”

    八阿哥朝一旁的小太监招了招手:“小德子,方才十爷说的那些你都记得了?你拿几块这个香皂,给你福晋们去分分,告诉她们怎么用,让她们试试看,有什么话都来回我。再打盆水来,我也试试这香皂到底好在哪里?”

    “嗻!”小德子扎了千去了。

    “老九,一会儿回去了也给弟妹们用用看,看看她们什么说法。老十,你这香皂是哪淘换来的?多少银子一块?”

    “就外城菜市口王麻子刀剪铺,本来还想着多买,哪知道这就没了!昨儿听那掌柜的说,大的是五钱银子,小的是什么试用装,说是白送的,不知道福安那小子多少钱买来的,一定是比大的便宜的。”

    八阿哥点了点头,又问九阿哥道:“老九,你在京城里买卖铺面的最多,让你手下的人打听打听,这京师除了那王麻子刀剪铺,还有哪一家在卖这个香皂。”

    “得了,八哥您请好吧。明儿一准有信!”九阿哥拍了拍胸脯说道。

    九阿哥爱财,也生财有道,凭着身份,买卖开遍了京师不说,苏杭广州等繁华州府也都有他的生意,是八爷党不可或缺的钱袋子。

    “八哥,你这么着是几个意思啊?”十阿哥有点不解,八哥平日里都以稳重著称,今天看见这香皂却略显急躁了些。

    八阿哥呵呵一笑道:“老九老十,我倒是想出了个点子,说出来你们俩也帮我琢磨琢磨看行不行得通。这香皂若是真如老十所说的那么讨女人稀罕,咱们就像老十所说送进宫里,孝敬皇太后和汗阿玛以及娘娘们,不说汗阿玛,太后若是喜欢了,自然也就连带咱们哥几个一起记个好,汗阿玛又是最孝顺的,若是皇太后她老人家在皇上面前夸咱们几句……”

    九阿哥和十阿哥听了都恍然大悟,连胜称道:“还是八哥看得长远,这么一会子就想了这些。”

    八阿哥一笑:“这只是一方面,另外,十弟说这香皂还能滑润皮肤,你们想想,是谁最需要滑润皮肤?”

    九阿哥十阿哥对了一眼,九阿哥说道:“自然是女人家,那些有钱的登徒子只怕也喜欢。”

    八阿哥说道:“嗯,也有道理,不过你们想想,汗阿玛苦夏,每年夏日必是要去热河的,然后去围场围猎巡幸蒙古,接见漠南蒙古和喀尔喀蒙古的王公贝勒们,那蒙古大漠日头足风沙又大,蒙古八旗的人可不是一个个跟红脸干猴儿一般,若是他们得了这香皂,只怕……”

    九阿哥十阿哥这才明白八阿哥所指,都不由感叹八阿哥目光长远,若是用这几钱银子就能笼络了内外蒙古那些权贵,可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对将来图大事真是不小的助力。

    八阿哥又说道:“所以,老十,你问清楚了,这香皂到底是何处出产,产量几何,如果这香皂不多,老九,你不妨都吃下来……还有,现在局势不明,切不可因为这个让人抓住了把柄,凡事低调处置,别惹出什么风波,不然到时候那些御史言官捕风捉影,在汗阿玛面前参咱们一本可就不妙的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