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她迷人又危险[快穿]_ 17.裸替〖17〗-

时间:2021-05-28 19: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绿药小说她迷人又危险[快穿] 17.裸替〖17〗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17章

    王不疑站在门口, 点起一支烟。

    在十几岁的青葱岁月里, 他曾喜欢过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甜美的少女符合一切白月光的特质。不过若说他有多深爱这个女孩倒也没有,他从未主动和少女说过话,少女甚至不认识他。

    后来他放弃读书专心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再见她的时候, 却是从乔晟元的口中。

    “哥, 你还记得陈言言吗?她现在想红想出名,知道你是大导演,所以……”

    那个时候王不疑是失望的。

    不过他还是去了。陈言言模样没怎么变, 还是记忆里干干净净的样子。尤其是那双眼睛和当年一样干净澄澈。可是她说:“我陪你睡觉跟你换资源,你不能赖账。”

    当时王不疑说不出什么滋味, 就好像少年时心里装着的女神掉进了泥潭里, 甚至是脱光了以一种卑微的姿态跪伏在他脚边。

    那个时候啊,他还有英雄梦。心里想着他捧她就是了,把她捧成最红的女星,永远捧下去。

    然而当乔晟元拿着那些照片出现的时候,王不疑才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他同意了乔晟元的要挟, 即使当时他以为陈言言也是阴谋参与者。

    那时候他想, 就当是给过去画上一个句号。

    后来乔晟元越来越红, 而陈言言也成了圈子里的一个笑柄。王不疑摇摇头, 彻底把这个姑娘忘了。

    直到再见她, 她的眼睛里不再干净澄澈, 而是装满了野心和妖媚。他恍惚觉得自己曾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只是他想象出来的, 并不是那个真实的陈言言。

    ·

    “言言, 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你怪我是应该的,但是我会等你回心转意。”

    倪胭看着乔晟元发过来的信息冷笑了一声。

    掌心适时微微刺痛,倪胭看了一眼,是王不疑的第七颗星闪烁了一下。倪胭挑眉,难道是因为他知道了当年的阴谋陈言言不知情?

    她眸中的波涛淡去,那若隐若现的龙尾纹路也跟着消失。她轻轻挥手,化为灰烬的椅子逆时空复合,恢复原样。

    倪胭打开门的时候,王不疑低着头,正打算再点一支烟。

    倪胭往一旁挪了两步,让他进来。

    王不疑走进客厅,看了眼放在茶几上的照片,他拿起打火机一张一张点燃,灰烬落在烟灰缸里。

    “言言。”

    正要回卧室的倪胭转过身来:“嗯?”

    “好好拍戏,不要乱想,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

    王不疑发现自己第二次想捧红她。

    “好啊。”倪胭的嘴角挂着笑。笑得算不上虚假,但的确不真诚,甚至有些没心没肺。

    王不疑有点茫然,他好像看不懂她。

    ·

    不久,《宫孽》正式开拍。男主角没用乔晟元,而是海选上来的一个新人。

    倪胭安安分分地待在剧组里拍戏,每一场戏都异常认真刻苦。王不疑只要一拍电影,整个一阎罗王,多大牌的明星也都被他骂过。倪胭也没逃得过去。不过众人还是震惊地发现阎罗王好像对倪胭出奇地有耐心,就算是开骂,骂她也比骂别人温柔多了。

    也是,女朋友嘛。

    一场溪水里的打斗戏结束,围观的康泽比小助理跑得都快,他跑到溪水边朝倪胭伸手,把她拉出溪流。

    “快穿上,别冻着。”康泽把一件军大衣递给倪胭。虽然是春天,但是天气尚寒。又是在冰凉的溪水中折腾了半天。

    “谢谢,不过不用了。”倪胭嫣然一笑,“别误会,这军大衣太丑。”

    康泽刚想说话,远远看见王不疑朝这边走,他立刻黑了脸,转身就走。临走前听见王不疑点评倪胭刚刚那场戏“动作尚可,表情不够。这场算过了,下次……”

    康泽古怪地皱起眉,心里好奇这两人私下是怎么谈恋爱的?谈剧本吗?真心不明白他的言言怎么就选了这么个不解风景的煞阎罗。

    他走到休息处,听见两个演员在窃窃私语。

    “乔晟元今天又过来了。”

    “当初甩陈言言的姿态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现在陈言言成女主角了,他又来这么一出浪子回头,也不嫌丢人。”

    康泽望了一眼,果然看见乔晟元戴着墨镜,站在角落里。康泽再看一眼靠在王不疑肩膀听他讲戏的倪胭,脸更黑了。为什么惦记他的言言的臭男人那么多?一个正牌阎罗男友不够,还多一个初恋前男友!

    “阿泽,一会儿你和陈言言有床戏吧?”一个老戏骨拍了拍康泽的肩,一脸的看好戏。

    康泽顿时眉飞色舞。

    导演了不起啊!

    他可以明目张胆地在王不疑面前跟倪胭亲亲抱抱了,哼。

    他的黑脸立刻不黑了,笑得不怀好意。

    ·

    剧情中,此时的女主角已经成为了新帝的女人。她怀念亡国,怀念曾经的恋人。恰逢遇见一个书生,相貌和她曾经心仪之人有几分相似,为了给新帝不痛快,她便把书生招到宫中圈养。

    小书生早就思慕公主,巴不得入宫日夜陪伴公主。

    这一场戏讲的是公主第一次招小书生侍候。小书生又紧张又兴奋,跪在床边给公主按摩,按着按着共度**。

    康泽歪着头凑近倪胭,忍着笑:“喂,你说等下我要不要故意气气他啊?”

    倪胭瞥了一眼正和场记说话的王不疑,抱着胳膊语气淡淡:“别闹,他发火是真的会换人的。”

    康泽无所谓地耸耸肩。

    清场。

    红色的幔帐吹开,倪胭趴在罗绮床榻上,石榴红的衣裙解开,露出肌若凝脂的香背,曲线诱人。更诱人的是贴在床榻上的隐约酥胸轮廓。

    康泽一袭青色广袖长衫,规规矩矩地跪在床边,双手一下一下轻轻捶着倪胭的肩背。他的目光里有垂涎,还有胆怯。

    倪胭的呼吸轻轻浅浅,随着康泽的敲捏发出诱人的声线。康泽的手一抖,忽得打滑,从她的肩上滑下去,手背擦过倪胭的耳垂。

    他一慌,立刻收手,双手交叠放在身前,额头抵在自己的手背上,颤声求饶:“公主饶命!”

    “呵……”倪胭低笑了一声。声线入耳,康泽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倪胭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纤细白.皙的指尖从康泽的头顶划过,抚摸过他的脸,慢慢抬起他的下巴,媚语柔声:“小哈巴,本宫有那么可怕吗?”

    康泽眼中的胆怯慢慢散去,只剩赤.裸裸的渴望。他喉间滚动,望着倪胭的眼睛里有一团火在烧。他摇头,声音和心跳重叠:“公主一点都不可怕,公主就是臣的命!”

    倪胭愉悦地笑起来,她轻柔地拍了拍康泽的脸:“乖,本宫就知道你听话。继续罢。”

    “是……”

    康泽的手重新搭在倪胭的背上,轻轻揉捏。他挺直的脊背随着他的动作慢慢弯下去,最终他将唇贴在倪胭的蝴蝶骨上,轻轻地舔吻。

    “唔。”倪胭发出一声舒服的柔音,激得康泽身子僵硬了一瞬,紧接着,他轻柔的舔吻成了啃咬,在倪胭的背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印记。他的手也从倪胭的腰侧滑下去,慢慢将那一片雪白柔软颤抖地捧在掌中。对之,虔诚若圣物。

    康泽的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他喉间不停滚动,贴着倪胭的香背一路吻下去,颤声说:“请、请让臣伺候殿下!”

    “这样啊……”倪胭的声音里似乎有一种蛊,一种能让男人为之发颤的蛊。

    她翻过身,捧起康泽的脸,深看了片刻,眸光有一瞬间的失神。

    “公主?”

    “啊……”倪胭回过神来,嘴角划过一丝淡淡的浅笑,她拍了拍康泽的脸,像对一只宠物,“准了。”

    “是、是!”

    康泽俯下身来,想吻倪胭的唇。倪胭食指抵在他的唇上,缓慢地摇头。

    公主的手指真香!

    康泽情不自禁地将她的手指含在口中吮。

    “调皮。”倪胭被逗笑了,她偏过头,望着桌案上的红烛慢慢合上眼,任由康泽沿着她雪白的脖子一路吻下去。

    一遍过,王不疑喊了停。康泽亲吻的动作停下来,却并没有起来,他趴在倪胭的身上,转头望向王不疑,一脸享受地说:“王导。我觉得刚刚这场表现得不好,再来一遍怎么样?”

    倪胭轻笑了一声,膝盖微微抬起,在康泽起了反应的部位轻轻碰了一下。

    康泽的脸色顿时一僵,回头瞪了倪胭一眼。

    王不疑的目光从屏幕移开,看向康泽,幽幽开口说:“是不太好。不过不是你的问题,是剧情有问题。书生身份不太合适,换上太监的身份更好。康泽,你牺牲了一下演太监?”

    倪胭大笑。

    “天大地大导演最大是不是?”康泽一下子站起来。

    王不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色。

    康泽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地去了卫生间。

    倪胭笑够了,刚要起来,王不疑走了过来,把一件戏里的古装长袍扔到她胸口。

    倪胭把长袍抱在胸口,仰头望着他浅浅地笑着。

    王不疑别开脸,脸色有点臭。

    接下来,剧组的人发现他们的阎罗王比以前更阎罗了。从演员到工作人员,都遭受其害。

    倪胭坐在长椅上,抱着一杯热豆浆,望着远处王不疑训一个忘词的配角。

    “言言,我觉得他吃醋了。”苏小安蹲在一旁,一本正经地说。

    倪胭随口“哦”了一声。

    “你别只哦呀,倒是哄哄呐!”苏小安拉了拉倪胭的袖子,“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刚刚表现挺好的呀,也被他训了。再这么下去,整个剧组的人都要被他骂遍了!”

    倪胭眯起眼睛:“你不觉得他训人的时候很帅吗?”

    “哈?”苏小安一脸见了鬼的表情,“那是因为他没训你!我跟你说啊……”

    苏小安还想说下去,遥遥看见乔晟元朝这边走来,她脸一沉,不乐意地嘟囔:“渣男又过来了。”

    倪胭瞥了乔晟元一眼,就收回视线,继续看王不疑训人。

    乔晟元站在长椅旁,语气略带讨好:“言言,你还记得这个吗?以前你很喜欢,我答应买来送你。后来我们再去那家店的时候已经没有卖了。我终于找到了,你看!”

    他打开首饰盒,一条精致的钻石项链闪着璀璨的光。

    王不疑侧首,往这边看了一眼,很快又收回视线,继续训斥N了四条的配角。

    康泽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啧,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不就是一条破项链嘛。言言,一会儿我带你逛街,给你买个十条二十条!”

    倪胭笑笑,手指挑起项链,看了看,又随意放回盒子里,随意地说:“我以前喜欢过这个?不记得了。”

    “言言……”乔晟元心里一阵酸涩。不由乱想倪胭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暗示她已经不喜欢他了?这么一想,他心里的酸涩之感更浓。

    乔晟元真的想多了,倪胭是真的不记得了。她本来就不是真的陈言言,虽说接受了陈言言的记忆。可因为并不是自己的记忆,也只是模糊记了个大概,这些小事根本没印象。

    执行导演喊了一声:“陈言言,准备下一场了!”

    “帮我丢掉。”倪胭把手里的豆浆递给苏小安,起身往摄影棚走。走前连看都没有看乔晟元和康泽一眼。

    乔晟元目送倪胭离开,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了,他低下头凝视着手里的项链,眸中略伤。他看向苏小安,放缓语气开口:“小安,能不能请你帮我把这个项链……”

    没等他说完,苏小安就拿起倪胭的豆浆,脚步带风地走了。完全不想理他。

    康泽嗤笑了一声,嬉皮笑脸:“乔大影帝,我帮你转交怎么样?”

    乔晟元冷冷瞥了他一眼,冷笑:“康泽,你不觉得你像个小丑吗?她即使不肯回到我身边,也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康泽脸色顿变,他用力扯了扯嘴角,嘲讽地笑:“那也比你这个她连看都不想看的小丑强多了!”

    乔晟元点点头,忽然朝着康泽一拳砸了过去。

    康泽没想到乔晟元会出手,被他打个正着。腮帮子火辣辣得疼。他脸偏向一侧,耳朵一阵嗡鸣。他舔了舔嘴角,骂了一句娘,“艹,你他.妈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他一下子跳上长凳,朝乔晟元一脚踹了过去。

    人群响起一阵尖叫。

    刚补好妆的倪胭从休息室走出来,就看见乔晟元和康泽滚打在一起。

    苏小安屁颠屁颠地挪到倪胭身后,小声说:“言言,我已经想好了明天娱乐头条题目。就叫《陈言言的绯闻男友和初恋男友在她的正牌男友片场大打出手!》”

    倪胭风情万种地瞥她一眼,笑:“你不去做娱记简直可惜了。”

    “嘿嘿,其实我最开始的梦想就是……”苏小安一抬头,才发现王不疑就在旁边。她立刻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大气没敢喘。她在心里悔了个半死,她怎么就眼瞎没看见王不疑也在这里啊!

    片场的人将两个人拉起来,立刻有一群小姑娘围了上去。不管怎么说,乔晟元和康泽两个人都是娱乐圈的大明星,还是颜值特别高的那种。

    倪胭走到康泽面前,从助理手里拿过棉棒,弯下腰来给他上药。

    “你啊,怎么永远都像小孩子似的。”倪胭的声音似乎永远都带着一种慵懒的味道,让人想在午后的阳光下拥她入怀。

    康泽忽然觉得莫名其妙挨了一拳也值得了,他嘿嘿傻笑了两声,告状:“是他先动的手!”

    倪胭回头看了乔晟元一眼。乔晟元刚巧抬头对上倪胭的眼,他愣了一下。

    他在倪胭的眼中读出了一种复杂的情绪,她心里还有自己是不是?乔晟元忽得紧张,然而等他再想细看的时候,倪胭沉沉墨眸中好像又什么都没有。

    “喂!”康泽显然有些不乐意倪胭和乔晟元对视。

    倪胭转过头,对他笑了一下,弯下腰重新给他上药。

    这还差不多——康泽如是想。明明脸上挂了彩,他心里却高兴着。前男友有屁用啊!你先打我一拳有屁用啊!她给我上药没管你,哼!

    王不疑捏着麦,沉声道:“开工。”

    他坐在仪器后,摆弄着镜头。

    倪胭望了王不疑一眼,轻轻勾起嘴角,眸中涟漪轻晃。她把外伤药交还给康泽的助理,扭着细腰,缓步朝摄影棚走去。走到王不疑身边的时候,脚步不停,却顺手将王不疑一绺别进麦克线下的发丝勾出来。动作熟稔而自然。

    王不疑调试着镜头,没抬眼。

    康泽翻了个白眼。他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干掉了初恋前男友有什么用,那边还有个正牌男友呢!他瞥了乔晟元一眼,见乔晟元眯着眼睛望着王不疑,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

    下一场戏是女主角和属下的对话,很简单的戏。一次便过了,副导演正准备招呼开拍再下一场的时候,王不疑却站了起来,把麦摘了,说:“今天就到这里。”

    他双手插.进裤兜,冷着脸直接往外走。

    正在听苏小安八卦的倪胭朝他的方向看去。

    “言言,我觉得你真的得哄哄你家的正牌男友了。”苏小安抿着唇,发自内心如是说。

    倪胭点点头,眼尾嘴角笑意不减:“我觉得你说的对。”

    ·

    倪胭要卸妆,等她回到宾馆的时候,王不疑已经回来一个多小时了。他坐在电脑前,背对着入门的方向。

    倪胭踢了鞋子,光着脚走在雪白的地毯上。她从王不疑身后抱住他的肩,下巴抵在他的肩窝,温柔的气息吹拂在王不疑耳侧:“王不疑,你在发脾气吗?”

    “我脾气本来就是出了名得烂。”王不疑垂着眼、绷着脸。

    倪胭缓慢地点了下头,她松开手,绕到王不疑身侧,翘臀靠着电脑桌,目光虚浮地望着王不疑,她看了他很久很久,才轻声说:“分手吧。”

    王不疑打字的动作一顿。

    倪胭抿了下唇,垂下眼睛,有些失神地望着自己的脚背。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王不疑平静地问:“理由?”

    倪胭将垂在一侧的卷发向后撩起,她将手搭在侧额,轻声说:“你知道的,我没那么喜欢你,赖上你是因为觉得你喜欢我。不过现在觉得好像是我自作多情。”

    倪胭偏着头,带着几分自嘲地轻笑了一声,声音低低:“我们本来就是假情侣啊……”

    “假情侣。”王不疑沉声重复了一遍。

    倪胭缓慢地抬眼望他,反问:“难道不是吗?”

    王不疑眉峰拢皱,凝视着倪胭的眼睛,倪胭的眼眸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似乎会勾魂。他总是避免望着她的眼睛,因为一旦望着恐要沉沦。而此时,他就这样望着她的眼睛,浸在她眸中的蛊惑里,直到她的潋滟眸光里多了一层湿意。

    王不疑不紧不慢地推开椅背站起来,他比倪胭高了许多,他低下头,捧起倪胭的脸。不再像以前那样玩亲亲额头、脸蛋、鼻子、下巴的游戏,单刀直入,吻上她的唇,动作粗鲁,带着侵略的意味。

    倪胭微微仰着脸任由他的索取,几息之后,开始回应。

    很长很长的深吻,长久到足够回忆一遍两个人朝夕相处的过往。

    喘息加重时,王不疑把倪胭抱到床上。他站在床边,凝望着倪胭,沉稳地解开一粒又一粒的扣子。

    “谁告诉你是假情侣的,嗯?”他低沉的声音难得多了一份情不可却的烟火气。

    倪胭弯起眼睛,眸中笑意涟漪般层层漾开。她往后挪了挪,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盛情邀约。

    当王不疑进到倪胭身体里的时候,倪胭恍惚间一阵刺痛,她微微失神,才反应过来是掌心中王不疑的第七颗星沉稳地亮了起来。

    她吻了吻王不疑的额头,若有所思地凝眉。她眼中前一刻的欢欲褪去,沉沉如水,无波无痕。

    她可以动情,可以享受人间致乐。

    可是身体的战栗动情后,却是一阵良久的空虚。

    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动情,却永远都不懂何为动心。她将手搭在胸口,听着这个身体一声又一声急促激烈的心跳。

    可是这不是她的心。

    ·

    夜里,王不疑睡着。倪胭却睁开了眼睛。

    最近每一天夜里,她掌心中康泽的第七颗星都闪烁不停。感受着掌心星图的闪烁,就知道康泽最近夜里都在想着她。

    今晚,康泽的第七颗星终于彻底亮了起来。

    倪胭抬起手,望着掌心三道北斗七星图勾起嘴角。属于乔晟元、康泽和王不疑这三个目标人物的星图全部亮起,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她随时都可以离开了。

    离开?

    倪胭将目光随意置到一处,眼中略显虚无。

    一想到她可以回去亲亲自己的蚌壳儿,蜷缩在蚌壳里舒舒服服地睡觉,倪胭的心里一阵□□难耐。

    可是……

    睡梦中的王不疑翻了个身,将手搭在倪胭的腰上。倪胭转过头,沉静地望着他的睡颜。

    她还不能走。

    倘若就这么一走了之,让某个人渣逍遥快活可不是珍珠娘的作风。

    不过如今任务完成,她做事就彻底没有了顾虑。真正可以肆意妄为了。

    深深夜色里,倪胭冷冷地勾起一抹笑。她翻了个身,面朝王不疑,蜷缩着钻进王不疑的怀里,暂且把他当成蚌壳儿用上一用。

    ·

    无论何时,王不疑的作品总是能保持不小的热度。娱记频频跑到剧组来探班、采访。再加上乔晟元和康泽曾在片场为倪胭大打出手,更是为这部电影加了一把火。

    网上对倪胭的骂声不少。多是康泽和乔晟元的女粉丝骂她在男人中间游走,十分不要脸。

    这个时候,王不疑放了一段四十秒的预告视频。说是预告视频,其实只是倪胭在剧中影像的剪辑。

    虽然只是四十秒,这段视频却在网络上掀起了不小的热度。四十秒,还看不出什么演技,倪胭已经凭借着盛装颜值走红。网上甚至有人称她是古装第一美人。

    然而很多人借着她非专业出身,又无作品在身,嘲讽她只是个花瓶,毫无演技。

    眼看着花瓶骂声越来越高,王不疑又在网上放了一段三四分钟的视频,这段视频是倪胭饰演的公主面对亡国时的绝望和悲壮。倪胭在剧中肢体语言不多,可只是一双眼睛就把这场戏演活了。

    王不疑在发布这段视频的时候还配上了一句话:——我说过,我的人我负责。

    这段视频发出,再也没有人敢质疑倪胭的演技。只剩下乔晟元和康泽的女粉丝挑刺倪胭太风骚,行事不端。

    康泽叹了口气,在网上再一次对倪胭的事情做出回应。

    康泽:别骂她,我在追她。

    康泽的众多女粉丝:[震惊][心碎][震惊][心碎][震惊]

    康泽这条微博发出不过五分钟,乔晟元也再次表态,这一次他没有再简单的用点赞康泽微博的方式表态,而是正式地发布了一条微博。

    乔晟元:我和言言念书的时候就认识,我们是彼此的初恋,相恋三年。后来我做错了事情,使得我们分开,但是我会一直站在这里等她回来。我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希望爱我的粉丝可以祝福我们。

    乔晟元的众多女粉丝:[跪了][心碎][跪了][心碎][跪了]

    网上各家粉丝和吃瓜群众默默望向倪胭,等着倪胭的回应。

    倪胭的确回应了。

    她再一次p了一张王不疑的照片。

    鬼导女友陈言言:我男朋友越来越帅了![色][色]

    下面配的照片是王不疑劈头盖脸臭骂几个演员的侧身照。

    阎王之气透过照片袭来。众多曾被王不疑摧残过的演员默默点赞。

    不过,不管网上多热闹,《宫孽》剧组却是分外开心。因为他们的阎罗王最近心情特别好,发疯的时刻比以往少了许多。

    倪胭回应过一次就把手机丢掉,白天认认真真地拍戏,晚上认认真真地和王不疑滚床单。

    剧组杀青的那天,已经是深秋。

    苏小安一脸开心地跑到倪胭身边,笑嘻嘻地说:“言言,我觉得电影播出来你立马就能大红大紫!”

    倪胭趾高气昂地反问:“难道我现在还不够红?虽然是黑红。”

    苏小安:……

    过了一会儿苏小安又问:“言言,那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呀?”

    倪胭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道:“等着拿奖,等着走红毯,等着红到发紫。”

    苏小安眯着眼睛,跟着傻乎乎地笑起来。

    “还有……”倪胭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玩死人渣。”

    “什么?”苏小安没听清。

    倪胭摸了摸她的脸,笑着说:“还有把你也带红啊。”

    “言言。”王不疑停在前面,侧过身来喊她。

    苏小安摊了摊手,无奈地说:“有了男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你去吧,我自己回家啦。”

    倪胭给了苏小安一个飞吻,然后戴上墨镜,朝着王不疑走过去。

    王不疑低下头,她在王不疑耳边说了句什么话,然后两个人嘴角都有了笑意。倪胭又踮起脚尖,当着众人的面肆无忌惮地和王不疑接吻。

    前来探班的小记者猛摁快门,显然对这一幕十分惊讶。冷面阎罗王在剧组当众和女主演激吻!谁能想到王不疑还能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啧,多棒的新闻!

    然而剧组的人却早已对倪胭和王不疑不定时的深吻见怪不怪。甚至觉得小记者实在是太大惊小怪……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