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女装神豪_ 第一百三十六章 孙花花-

时间:2021-06-30 13: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鹤bar小说女装神豪 第一百三十六章 孙花花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忘了是谁说过,每个男人的心中,都住着个小姑娘。

    威斯庄园,副楼,客房。

    书桌前的孙凌宇,默不作声的看着手中的新身份。

    随着孙凌宇的呼吸越发沉重,约翰的表情,越发不自然起来。

    “你并不是个喜欢恶作剧的人,约翰,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重重的合实手中的文件夹,孙凌宇微眯了眯眼,沉声道。

    “很抱歉,这是夫人的安排,我只是听命做事。”

    约翰尴尬的笑了笑,孙凌宇要的解释,真不怎么好给。

    “你确定这是林老板的主意?她有那么无聊吗?”

    即便被林老板梦到过,即便是林老板梦中的辣个男人,但该有的脾气,还得有。

    再次看了眼新身份的性别栏,孙凌宇猛地坐起身,高声质问道。

    “很抱歉,的确是夫人的主意。”

    “好,那你告诉我,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夫人的原话是,我梦里的孙凌宇,是个姑娘,我的钱,没那么好拿。”

    “姑,姑娘?”

    “您没听错,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多出来的4个亿?既然她不想出,在餐厅那会儿,她为什么不说?”

    约翰的意思不难理解,联系林老板那句钱没那么好拿,瞬间反应过来的孙凌宇,追问道。

    “没错,是因为那4个亿。”

    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自家夫人的小心眼,约翰也算有所了解。

    不等面色不善的孙凌宇开口,想到墨染的承诺,约翰捋了把精致的八字胡,接着说道。

    “高跟鞋是因为路易十四,拿破仑最爱穿裙子。。。在这件事上,孙先生您,会不会太过于敏感了点?”

    “。。。”

    “只需要维持一段时间的女性身份就可以多拿4个亿,孙先生您觉得这世上有多少人会拒绝?”

    “我。。。”

    “换个角度想想,这个女性身份,何尝不是对孙先生您的保护?”

    “保护?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重要,孙先生您只需要知道,这笔钱,她们没想过还。”

    孙凌宇看起来是真不清楚,约翰轻笑了笑,语出惊人。

    “我尼玛,要不要这么坑,这可是会死人的。”

    “您先前之所以要新身份,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是个屁,我要新身份,是怕挪用公款交税的事儿出纰漏,是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不是为了配合你们卷款。。。。”

    “别激动,孙先生您现在,是想反悔了吗?”

    “废话,那可是278个亿。我还有老婆,还有孩子,还有一堆正在拆和将要拆的房子。。。我可不想为了区区8个亿就把一辈子搭进去。”

    卷款跑路的人,就没一个好下场。

    想到家里的娇气暖炕,孙凌宇这会儿,说句暴跳如雷也不为过。

    “您的难处我理解,这样,夫人和叶女士这会儿应该还没休息,孙先不如亲自去说。”

    “带路。特喵的一群疯女人,老子才不陪她们疯。”

    “请注意您的言辞,祸从口出这个词的意思,您比我了解。”

    “少废话,会华语了不起吗?”

    “华语是很了不起,您这边请。”

    “。。。”

    “这不是去主楼的方向,你,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漆黑的夜,弯弯的月,阴森的墙边小径,清晰可闻的脚步声。

    回想起曾陪白白看过的美剧犯罪现场调查,越走越心惊的孙凌宇,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恐惧感,油然而生。

    “夫人和叶女士这会让并不在主楼。孙先生,您看起来似乎很害怕?”

    驻足脚步,缓缓回头,在月光的照射下,约翰说话时的脸,似乎更白了些。

    “我。。。”

    “您是夫人的客人,没有夫人的准许,在这片威斯特的土地上,我可以保证,您是绝对安全的。”

    “谢,谢谢。”

    悄摸看了眼一脸和蔼的约翰,孙凌宇倒吸了口凉气,接着说道。

    “其实,这事儿白天也是可以谈的。”

    “您应该知道这笔钱对夫人有多重要,能现在就定下的事儿,孙先生为何要故意拖延时间?”

    或许是为了警告,又或是什么别的,约翰说故意的时候,特意咬了重音。

    “只是一个建议,毕竟这会儿,都快凌晨一点了。”

    抬手看了眼左手腕上还没来得及摘的江诗丹顿腕表。

    孙凌宇说罢,悄摸拳了拳藏在身后的右手。

    “长时间肌肉紧绷,很容易抽筋,这是我年轻那会儿在战场上积累的经验。”

    “呼,你上过战场?”

    “当然,这是每一个贵族成员,都要做的事。”

    “好吧,还没到吗,这已经走了快5分钟了。”

    “准确的说是3分23秒,孙先生,您过于紧张了。”

    “林老板为何会在这个时间和叶总去这么偏僻的地方?”

    事情处处透着古怪,眼瞅着光线越来越暗,孙凌宇疑惑道。

    “恕我无可奉告。”

    “去哪都不能说吗?”

    “地牢。”

    “地牢?电视里那种?”

    “这在欧美很常见,不是吗?”

    “是挺常见的,有烟吗?”

    印象里,欧美的地牢可不是什么好去处。

    收回脚步的孙凌宇,微皱了皱眉,仔细想想,孙花花的身份,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抱歉,除了书房和雪茄室,我从不在公共场合吸烟。”

    “好吧,我去个卫生间。”

    “地牢那边就有,您着急的话,我们走快点就好。”

    “。。。”

    似笑非笑的约翰,怎么看怎么瘆人。

    磨磨唧唧的孙凌宇,腿上跟注了铅似得,似乎是怕这一进,就出不来了。

    “在进去之前,如果可以,还望孙先生帮我解个惑。”

    不稍片刻,阴森幽静的地牢入口,约翰一边说,一边抬脚拨了拨木制遮顶上的枯枝败叶。

    “你,你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地牢入口的风,似乎都比来时路上大了很多。

    不着痕迹扫了眼身下不大的入口,孙凌宇打了个战栗,颤声道。

    “最多一个月,8个亿的收入,这种他人梦寐以求的幸运事,孙先生为何要拒绝?”

    “你太小看华国的监管部门了,我可不想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过。”

    “孙花花做的事儿,和孙凌宇有关系吗?”

    “。。。”

    “腐国孙花花女士做的事儿,和华国孙凌宇先生,有关系吗?”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

    “因为错信他人,小仙女公司原本用于投资的资金被孙花花女士挪用一空,叶总发现的时候,孙花花女士,人去无踪。”

    “呼,说得轻巧。就算一切顺利,这笔钱她们也是要还的。你应该知道,是因为她们三个兜底,才有这278个亿。”

    “孙先生您似乎是忘了,我们也是受害者,在没有找到孙花花女士前,这笔钱,我们不需要还的。”

    “基金公司和银行,可没那么蠢,更没那么善良。”

    “我们威斯特就很善良了吗?相信我,家里的律师团队,最擅长打的,就是国际官司。”“实话实说,这到底是谁的主意?”

    唐雯佳不提,就叶玲菲,林凝那骄傲的性子,孙凌宇就不信这俩姑娘会逼着自己骗人钱。

    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孙凌宇接着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地牢压根就没人。你之所以特意带我来这边,就是为了营造气氛,为了吓我。。。好让我答应你那狗屁孙花花计划。”

    “谁说没人了?我难道不是人吗?”

    “卧槽。。。”

    突然响起的华语,别提有多吓人。

    瞬间蹦了半米远的孙凌宇,后背哇凉哇凉的。

    “竹染箐华淡浮生,墨染琉璃君不离,你好,我叫墨染,男。”

    长发,素颜,飞机场,西装,黑丝,马丁靴。

    缓缓从阴暗走出的墨染,声音一如既往的阴柔,腿,一如既往的长。

    “女装大佬?”

    “介意吗?”

    “不重要,我这事儿是你整的?”

    “玲菲嫌麻烦,把事儿交给了我,林凝和唐雯佳,没意见。”

    “哥们儿,不对,姐妹儿,你这就有点不地道了,你自己是女装大佬就算了,干嘛要拉我一起,很有意思么?”

    “我顶多是顺手推舟。到是你,最好先反省下,林老板为什么会梦到你。”

    孙凌宇明显是在强装,看在眼里的墨染,笑着捋了把头发,戏谑道。

    “我还梦到过卡里有60个亿呢,能当真吗?”

    “呵呵,大冷天了的,就别耽误时间了,给个痛快话。”

    “我这人虽然没啥大钱,但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10个。”

    “你这是跟叶玲菲学会了?拿钱砸人很爽吗?”

    “12个。”

    “。。。”

    “15个,贪得无厌的人,从来没好下场。”

    “呼,林老板,叶总那边能同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孙凌宇长出了口气,4个亿不难凑,15个亿,讲道理,真挺香的。

    “我只要给足她们270个亿,她们为什么会不同意。”

    “我15,她们270,所以你准备搞多少,300?”

    “350。”

    “嘶,合着你这是不把基金公司当人看了?真当那帮金融民工,那帮监管机构是白痴?”

    “别激动,270和350的后果,有差吗?”

    “是没差,可是。。。”

    “没什么可是,既然做了,为什么不一次捞个够?”

    “你,你特喵的胃口还真大。”

    “一看你就没跟那帮子人打过交道。”

    脏话无视,墨染挑了挑眉,言语间的轻蔑,还挺明显。

    “你想说什么?”

    “那边不需要打点吗?那些成功卷款上百亿走的人,兜里真有上百个亿吗?”

    “你的意思,里应外合,监守自盗,替罪。。。”

    “打住,直说,做不做?”

    “你把计划都给我说了,我能说不吗?”

    “应该可以吧,也不知道林老板看上你哪了,特意有交代,要尊重你的意见,可以勉强,不能逼迫。”

    “这,有差吗?”

    “如果没差,你觉得我用得着绕这么大一圈吗?你家住哪很难找吗?”

    “。。。”

    墨染的眼神,还挺犀利,孙凌宇张了张嘴,一时间愣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好做,最多一个月,保你财富自由。”

    “我还没答应。。。”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在你没有足够强大时,要先学会低头。”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世界那么大,你应该去看看。”

    “呵呵,能把滚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有个文采斐然的妹妹就是不一样,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是叫孙诗雨吧?”

    “你,你敢动我妹,我就敢弄死你,我。。。”

    “别这样,你我都很清楚,我即便动了,你也拿我没辙,不是吗?”

    “约翰,这难道就是你们威斯特的待客之道?”

    墨染那副轻描淡写的样子,真挺欠抽。

    收回视线的孙凌宇,缓缓扭过头,冲着一旁默不作声的约翰,沉声道。

    “您言重了,墨先生只是在开玩笑,我们是队友,并不是敌人。”

    “一丘之貉,我要见林老板。”

    “这边请。”

    “地牢?”

    “我说过的,夫人和叶女士,就在里面。”

    。。。。。

    地牢,审讯室,观察间。

    抱着双臂的叶玲菲,视线里,是四个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

    回想起放映厅林凝说过的话,叶玲菲微抿了抿唇,率先打破了本有的安静。

    “说吧,要我怎么做?”

    “急什么,孙凌宇这会儿就在上面,等他来了再说。”

    黑色长裙,黑色高跟,灰白色皮草。

    看着身侧盘发带妆的叶玲菲,林凝弹了弹红色的美甲,接着说道。

    “你那个墨染很不错,连我们都敢算计。”

    “正常,早跟你说过,他黑着呢,这些年被他踢出局的公司创始人,他自己都记不清。”

    “只要他真能给我搞来270个亿,黑不黑的我不在意。”

    “放心吧,他既然肯接手,就不会让我们失望。”

    “你很相信他?”

    “我相信的是他的能力,与人品无关。”

    “呵呵,被他惦记上,孙凌宇这家伙,也是倒了大霉了。”

    “什么意思?你又知道什么了?”

    “林红刚听到的,墨染在逼孙凌宇女装。”

    抬手摆了摆手机,林凝笑着捋了把头发,必须承认,身边有个顺风耳的感觉,真挺不赖。“你先前让约翰安排女性身份,不是恶作剧吗?”

    “是恶作剧。”

    “那墨染为什么要逼他假戏真做?”

    “墨染不想还那笔钱,墨染准备搞350个。”

    “明白,他这是准备让孙花花顶雷。。。帝都那边的大少,都这么玩。”

    “唉,说真的,我还是太嫩了。来钱这么快的买买,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成年人的世界,就没有简单的。

    想到那冒着生命危险打黑除恶才搞到的几千万,林凝长叹了口气,一时间,百感交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